从营销员到企业家,这个温州人靠的是…… - 专题报道 - 福达合金-完美合金全球共享
新闻 /News Center
从营销员到企业家,这个温州人靠的是……
专题报道   /   2019-08-08 10:36:47

  他曾是柳市低压电器的营销员,因为两次的“产品事故”,转行以伪劣电器偷工减料“必选”的零部件——触点,作为自己终身的事业。二十多年的专注,十年的坚持,他所创办的福达合金不仅已成为国内电接触材料领域当之无愧的龙头企业,还于去年成功登陆A股市场,开启了又一次的跨越之旅。

  他创业时只是初中学历,却始终保持着立足中国、着眼全球产业链定位自我的觉悟——多达30多次的欧洲之旅、8次日本之旅、6次美国之旅,关注的焦点始终是产业发展趋势;为了引进全球化的高端人才,他在旗下另一家新材料企业光达科技中以技术入股的方式,引入3名国千人才、1名省千人才,高端人才之密集温州罕见。

  王达武说,所谓的专注,其实就是选定方向,找对人才,然后坚持再坚持。

“去发达国家看看、去欠发达国家看看,

  比较一下,你就很容易得出,我是谁,该干什么”

  记者:作为温州经开区总商会/工业经济联合会/企业家协会(简称“三会”)的会长,你认为当前温州民营企业家最为迫切的需求是什么?

  王达武:企业家需要什么?既有宏观层面的诉求也有微观(具体层面)的诉求。从宏观上来讲,最迫切需要的是战略层面的信息——作为企业家,我们需要了解世界经济的最新动态,然后从这种变化中寻找机会、规避风险。而具体到操作层面来说,可能各家需要的都不一样,但大体上都会涉及如财务管理、人力资源、产品品质、安全运营等各种细节方面的提升。

  记者:总结起来,其实都属于学习和成长方面的诉求。

  王达武:我觉得非公经济的健康发展,归根结底还是来自于非公经济人士健康成长,而学习就是最有效的成长途径。拿我来说,其实只是初中学历,但这几年里,仅仅欧洲我就去了30多趟、日本8趟、美国6趟,每次都是深入到国际一流企业看现场、学先进、找差距、转观念,学习德国的制造严谨性、学习日本的精细化管理、学习美国的科技创新。你不断地去接触那些先进的观念、理念,自然就会学到很多东西。同样,当你知道欠发达国家什么水平,日本、德国是什么水平的时候,才能够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全球产业链条中处于一个什么的角色,也会知道该向什么方向去努力。

  记者:去年以来,你带着经开区的会员企业接连考察了欧洲和东南亚,能否分享一下你的考察方式与心得?

  王达武:欧洲之行,我们先去了法国施耐德的总部,看他们用绿色制造代替传统模式的做法,然后去奥地利、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波兰参观那边的工厂,看他们的制造水平。在德国落地的中资企业是我们的考察重点,我们看了正泰太阳能在柏林附近的自动化工厂,了解他们学习欧洲工业4.0、自动化模式的进展;在法兰克福,我们看了宏发股份在欧洲的营销中心,学习他们用欧洲的工厂与人才,一年实现15亿元销售额的经验;在杜塞尔多夫,我们参观的卧龙机电收购的工厂,学习他们通过海外并购补足业务短板,设立德国研究院,构建从德国到东欧再到国内产业链条的做法……

  就在最近,我们又去了一趟东南亚,接连参观考察了孟加拉、柬埔寨、越南等国家的中资工业园,对于制造业转移的可行性做个评估。比如孟加拉,14万平方公里的国内面积上拥有1.7亿人口,是全球第二的服装制造基地,人均月薪只有100美元,但我们实地看了就发现,只有劳动密集型、低附加值的产业才适合这里,而且还需要有产业配套才行;再比如柬埔寨,支柱产业主要还是在农业领域,目前比较适合房地产开发、博彩等行业,也不适合我们这种工业企业;越南的工业经济已经趋于成熟,目前工人月薪在200美元左右,但他们在环保等政策方面,很多要求比国内更为严格……

  记者:像这类针对性极强的考察活动之后,大家应该都会有很多感受和心得吧?

  王达武:是的,我们去发达国家看看、去欠发达国家看看,比较一下,你就很容易得出,我是谁,该干什么。改革开放前四十年,我们大多温州人是摸着石头过河,什么都去做,有钱的地方都去赚,所以有水有风的地方都有温州人,这是好事。但是后四十年,我们就要注重顶层设计了,对自己进行明确的定位了。

  记者:那么,你是怎么定位福达的?

  王达武:像我们福达,对自己的定位就是:在细分行业里精钻,一米宽、一百米深。此外,最近的考察之后,我也给自己又做了一次总结。就中短期来说,福达要做好两件事情。第一是重视研发的投入,不断提高产品附加值--这是未来。第二就是要做好机器换人、信息化管理,用智能制造、无人车间、熄灯车间。工业4.0进程永无止境、永远在路上,企业家与经营团队必须要观念先行、理念先行,不管外界环境如何变化,我们始终都要保持核心竞争力。

  “实现专注,首要的是战略问题,方向要选对”

  记者:对于实业领域的“专注”,你是怎么理解的?

  王达武:要实现专注,首要的是战略问题,方向要选对。比如我做的触点产品,是电气行业下的一个细分领域。这个领域对非专业人士来讲,会比较生僻。因为一是它属于工业领域,又非终端消费品。但我们的下游行业,与国民经济的重要领域均息息相关。比如轨道交通、汽车、家用电器、工业电器以及近些年兴起的物联网、新能源、通信等领域。我们说“有电的地方,一定少不了电接触的材料”。所以,我们一直聚焦于这个领域做专做精。目前我们已经成为国内的行业龙头,后续的目标就是在坚持原有的一亩三分地之外,还要继续在材料领域深耕深挖,内生与外延的方式相结合,争取在新兴材料领域有所斩获,跻身世界前三。

  记者:当年你选定这个领域作为创业方向的时候,真的有想过把它作为一辈子的事业来经营吗?

  王达武:我和触点之间,算是有点“命中注定”的缘分。我是柳市人,初中毕业后做了两年的钳工学徒工,整整两年才赚十块、二十块钱。当时柳市已经是全国低压电器的制造基地,国内600亿的市场柳市就占了400亿。所以18岁半的时候,我就不干钳工,出去搞电器销售了。

  到了30岁那年,我在天津以营销电器产品慢慢积累一些资本,但因为当时柳市的低压电器产品以次充好、假冒伪劣情况比较严重,那一年,我就连着出了两次的“产品事故”。第一次,是我们把开关卖给天津大沽一个50人的工厂,装在厨房烧饭用,结果开关开了却不通电,到了中午十二点钟饭还生的。一检查,发现开关里的银触点被改成铜的,结果就烧掉了。因为这个事情,我被天津技术监督局罚了3000块钱。第二次,是一个快速熔断器,也是类似问题,里面的银片被改成了铜片,结果熔断不掉了,又出了问题。

  记者:这两次产品事故实际上就成了你自己做触点的初心。

  王达武:一方面是产品连接出问题,另一方面天津当时的营商环境确实也不太好,我就决定回乡创业了。那是1994年,我与合伙人共同投了100万建了一个厂,专门做触点。我想,柳市电器这么多质量问题都是源自触点,我们做这个既有市场空间又有利于行业发展,肯定是有前途的。

  记者:从福达早期的发展历程上看,这个决定确实是找准了市场的痛点。

  王达武:也可以说是一种因缘际会吧。除了自身多年的电器销售从业经历外,当时,正好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机遇期,很多国企、集体企业都在走下坡路、改制重组。我们从夹缝中找机会,逐渐地吸收了全国20多名技术骨干、专家,快速发展了起来。到了1999年,我们虽然只有三亩地的厂房,300余名员工,但年产值已经做到3亿多元,综合实力名列行业前茅。

“对于人才,我们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记者:对于当前温州正在全力推进的“两个健康”先行区建设,你有什么建议?

  王达武:我认为,当前温州主要的瓶颈还是在于资源与人才的相对缺乏。我认为一座城市发展最关键的要素还是在于人才,如果没有了人,就是空城。近两年来,我们温州推出了很多新的人才政策和对策,对于引进人才确实起到了相当好的效果。但我们从温二代的发展选择看,留在外面不愿意回来的现象还是比较普遍的。我们还是要从软实力上去多下工夫,设法扭转这种不利局面。年轻人喜欢什么,文化设施、休闲娱乐场所等等,我们应该都要配置完全。

  另外,我们的资本市场不够集聚。温州虽然以富裕闻名,但我们的资本环境其实并不算好。为什么硅谷科技那么发达,除了美国政府的政策引导之外,资本推动也很重要。你有能力、有好的想法,就有天使投资、VC机构等推动它成为创业项目。就目前来说,我们距离这样的资本环境还天高地远。但我们不能因此而放弃努力,必须从现在就开始谋划、准备,为其奠定基础,只有这样,未来才有可能实现它。

  记者:谈到人才,无论是福达还是光达,在引才和留才方面都堪称温州民企的典范,能否谈谈你的心得?

  王达武:做企业要盯着未来,要看未来五年、十年会怎么样。你现在重金投到人才、投入研发,看起来是赚少了,但是你要想到,虽然今年少赚了,但我们未来五年甚至十年的后劲足了啊。没有投入就没有产出,投入包括硬件和软件,软件就包括人才、信息化工程等。好的产品靠好的零部件,好的零部件靠工艺和装备,好的工艺和装备靠的是人。我们的零部件与德国瑞士相差那么大,差的就是工艺和装备,归根结底在于人才的不足。对于人才,我们怎么重视都不为过。另外,我们不但要重视人才、广揽人才,也要注重精准引才、“门当户对”,不能“唯高是才”,这样才能实现人才作用发挥和企业发展双赢。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